<i id='ltbpv'><div id='ltbpv'><ins id='ltbpv'></ins></div></i>

      <code id='ltbpv'><strong id='ltbpv'></strong></code>

    1. <i id='ltbpv'></i>
      <acronym id='ltbpv'><em id='ltbpv'></em><td id='ltbpv'><div id='ltbpv'></div></td></acronym><address id='ltbpv'><big id='ltbpv'><big id='ltbpv'></big><legend id='ltbpv'></legend></big></address>
      <ins id='ltbpv'></ins>
      1. <tr id='ltbpv'><strong id='ltbpv'></strong><small id='ltbpv'></small><button id='ltbpv'></button><li id='ltbpv'><noscript id='ltbpv'><big id='ltbpv'></big><dt id='ltbpv'></dt></noscript></li></tr><ol id='ltbpv'><table id='ltbpv'><blockquote id='ltbpv'><tbody id='ltbpv'></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ltbpv'></u><kbd id='ltbpv'><kbd id='ltbpv'></kbd></kbd>
        1. <span id='ltbpv'></span>

        2. <fieldset id='ltbpv'></fieldset>
          <dl id='ltbpv'></dl>

          觀影評丨《極度恐慌》影評:關於病毒攻防戰,這部老片並不老!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草莓视频APP_草莓视频ios下载_草莓视频释放深夜的自己

          人類最大的恐慌總是來源於未知,人們對無法認知的事物有著本能的恐懼,無知代表無力,代表無法正面抗爭,恐懼是一種本能的保護機制,提醒人們不要去隨便碰觸未知的事物。而一種新的病毒就屬於未知的領域。

          幾乎伴隨著人類整個歷史的天花曾等同於死亡,帶來長時間的恐慌,但當它被完全瞭解之後,它便不再成為威脅,最終被消滅,現在沒有人會對天花感到恐慌,因為它是“已知”的。然而被攻克的病毒隻不過是陪伴著地球億萬年的病毒大軍中的滄海一粟,它們神秘的一面遠遠多過它所被瞭解的一面。

          隻可惜人類發展得太快瞭也太急切瞭,這其中的急功近利和得意忘形令人們對大自然失去瞭敬畏之心,即使新的病毒在這幾年不斷出現,包括現在,卻依然沒有起到該有的警惕。

          《極度恐慌》是一部有關病毒的1995年災難大片,導演沃爾夫岡·彼德森是災難片大觸(《空軍一號》《完美風暴》),片中大腕雲集,有達斯汀·霍夫曼、摩根·弗裡曼、凱文·史派西、蕾妮·羅素、小庫珀·古丁等等。雖然年代確實久遠瞭些,但在當下發生的疫情中對照來看,卻依然極具現實意義和警示性。

          本片有非常多的細節讓我們能一窺傳染病防疫、病毒對細胞的入侵、病毒傳播以及發現病例後的一系列報告、防控流程等,其中利弊對比,即使放到現在作為警示也毫不過時。隻可惜,在病毒真的席卷而來之前,人們往往忽視這樣的提醒,隻把它當作一部紙上談兵的驚悚片來看。那麼今天我們對照現實老片新看,看看關於病毒防疫,這部25年前的影片到底告誡瞭我們什麼。

          片中虛擬瞭一個名叫“莫塔巴”的病毒,它發病快、傳染性強、致死率極高,第一次出現是在1967年非洲紮伊爾地區賓塔巴山谷的雇傭軍營地,美國軍方為瞭封鎖消息、將這種未知病毒作為生化武器為己所用,采取一瞭百瞭的方式,在抽取瞭病人血液後直接炸毀瞭整個營地。

          1995年,莫塔巴在紮伊爾卷土重來,一個村莊瞬間全滅。當地巫醫認為是人類對森林的亂砍濫伐令上帝降下瞭懲罰(劃重點:人類逐步深入、侵占野生動物的傢園,相當於進入瞭未知地帶,這其中就有本來和人類無關的未知病毒)。

          在進入正式劇情前,導演用一段長鏡頭帶觀眾走遍美國陸軍傳染病研究中心的各個研究室,隨著研究室安全等級的提高,我們也能清楚地看到其中對各級傳染病的防護升級,其中最高等級就是安全等級4的極度傳染病毒研究室,包括埃博拉病毒、拉薩病毒和汗塔病毒等。這一段長鏡頭非常有科普意義,建議大傢細看。

          研究中心的比利將軍派出軍中頂級傳染病防控專傢賽姆上校前去紮伊爾調查,卻對賽姆調查後發出的警告置若罔聞。就在他們還在為該病毒是否會蔓延爭論的時候,這個致命病毒卻以一種極為偶然的方式悄然蔓延開瞭(劃重點:不要忽視“萬一”,不要抱有僥幸,在病毒防疫方面,永遠不能“我覺得”,因為永遠都是“萬一”最要命)。

          動物走私者捕捉瞭一隻紮伊爾的小猴子,並將它偷偷帶到美國,經由內部人員之手躲過海關的動物檢疫,卻因為搞錯性別,訂貨的寵物店不收,他隻能將它放生。 而在此過程中,走私小哥被猴子吐瞭口水,寵物店老板被猴子抓傷,他們成瞭最初被感染的兩個人(劃重點:放過野生動物就是放過人類自己)。

          莫塔巴病毒不能空氣傳播,走私小哥隻傳染給瞭來接機的女朋友,他們作為波士頓的兩個未知原因病例被立刻上報給瞭亞特蘭大的疾病控制中心,即我們最近看得很熟的一個詞——CDC,引起瞭賽姆前妻兼原同事蘿碧的警覺。

          她雖然不能確定這就是賽姆所說的紮伊爾病毒,但還是果斷采取防控措施,發出三級警報。因為隔離和檢疫及時,迅速排查有接觸人員,波士頓的傳染被快速遏制,沒有發生第三起傳播事件(劃重點:這就是為什麼說在病毒攻防戰中,速度是最關鍵的要素之一)。

          病毒發作太快,隨著走私小哥的迅速死亡,波士頓方面沒能得到傳染源太多的有效信息,但根據小哥在動物檢疫站工作這一點也迅速展開瞭調查(劃重點:波士頓這一波標準操作體現瞭傳染病學防控三大原則: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和保護易感人群)。

          就在他們因為波士頓沒有出現新的病例而稍微松口氣的時候,寵物店所在的加州松灣鎮卻因為沒能及時引起警覺,情況失控瞭。先是醫院的化驗員在檢測寵物店老板魯迪血液時操作失誤被感染(再次重申,“萬一”永遠存在,心存僥幸是人類最愚蠢的行為),不知利害的他又去瞭鎮上的電影院(劃重點:超級傳播者、密集場所)。

          化驗員發病倒下後,鎮醫院依然沒有引起足夠重視,沒有及時上報,沒有采取隔離措施,直到發病人數暴增,醫院一下子癱瘓瞭(劃重點:在未知的病毒前,普通醫務人員也未必能在第一時間意識到危險,可見專業的傳染病防疫人員有多麼重要,平時的防疫準備和演練有多麼重要。這也是片中賽姆一再堅持要發佈警報的原因,傳染病攻防戰最關鍵之處就是盡早進行醫學幹預——早診斷、早發現、早隔離、早治療,而松灣鎮全都沒做到)。

          當CDC終於得到消息時,疫情已經勢不可擋地傳播瞭開來。賽姆抗命帶著小隊趕往松灣鎮,和蘿碧帶領的CDC匯合,他們在松灣鎮的病人中發現瞭空氣傳播的跡象,驚覺病毒已經在傳播過程中發生瞭變異(劃重點:病毒可以在幾天內完成相當於人類幾萬年才能完成的進化過程,病毒的高傳染性和變異性如同死神的雙翼),同時發現寵物店老板死於原來的病毒,而化驗員死於新病毒,他們終於發現瞭病毒發生變異所缺失的一環——中間宿主,即病毒攜帶動物。

          就在他們緊急尋找病毒攜帶動物(即抗體)時,軍方派軍隊封鎖瞭松灣鎮,鎮上的居民和軍隊產生瞭沖突,試圖沖出封鎖的居民被毫不留情地射殺,小鎮通訊被切斷,消息被封鎖,實行宵禁,感染者被從傢中帶走集中隔離(劃重點:病毒蔓延、消息封鎖時人們的恐慌被體現得淋漓盡致,極具現實意義。人類在自己一無所知的災難面前,恐懼往往會超過理性,這是本能,人皆有之,不應該被苛責)。

          封鎖線內醫務人員拼命和時間賽跑,人們也以為自己會得到醫治,軍隊高層和政府官員卻想用最幹脆直接的極端手段阻止病毒蔓延,美其名曰犧牲小部分拯救大部分。這是個太熟悉的論調瞭,熟悉得我們把它當成一個經典的倫理題,比如《奇葩說》那場著名的大魔王炸賈玲的辯論。尋找捷徑是人性,這當然是人性,但對此說“不”並奮鬥到底的,也是人性。

          人性的黑暗面和光明面永遠在交鋒,不止一次我們敗給黑暗,但也不止一次光明劃破瞭黑暗。我們不必為此吃驚,也不必對此絕望。隻有當有這麼一個犧牲少數人去保全多數人的按鈕存在時,大傢想都不想、掙紮都不掙紮就都去選擇按時,我們才應該吃驚和絕望。如果說人性但凡還有一點希望,這種掙紮就是。

          在本片中,表現出這種掙紮的就是摩根·弗裡曼飾演的比利將軍。他從1967年就開始參與到軍方對莫塔巴病毒的利用中來,年輕時他也曾對轟炸營地提出質疑,但被說服,服從瞭命令。隨著在軍隊中一路晉升,他成為瞭制度的捍衛者,直到碰到賽姆,碰到這場本可以阻止的病毒。

          比利將軍得知病毒開始空氣傳播後,終於下決心拿出瞭早就研制出來的莫塔巴病毒抗體,然而此時抗體已經對變異後的病毒沒有作用瞭(劃重點:治療時機是如何被延誤的,病毒會變異,對藥物研制壓力極大,隻有“及時”才能“有效”,錯過瞭時機便會一發不可收拾)。

          之後他又再度反復,作為醫生,他應該竭力救人,作為軍人,他應該服從命令,他在醫生的責任和軍人的責任間掙紮,最後以自己的方式幫助瞭賽姆。他和堅持極端手段的麥克林將軍不同在,他用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無法完全說服自己,當受到外在刺激的時候,他的內在就會因為愧疚和懷疑而反抗,最終找回自己最初的本質。同樣的掙紮還體現在最後那兩個負責轟炸的飛行員身上,但表現得就不如比利將軍深刻。

          當然,本片作為好萊塢大片,結局當然會是美好的(不劇透瞭),前期所有的恐慌、絕望,後期都通過層層高潮的方式得到瞭解決。它沒有脫離套路,塑造瞭賽姆上校這樣一個英雄人物,從一開始就立場堅定毫不動搖,他違抗權威、據理力爭,在隊員和前妻紛紛染病之後,不顧一切沖破封鎖去尋找抗體,最後力挽狂瀾,這是對美式英雄主義的體現。今天我們不多說他,我們來說說另一個人,一個凡人。

          薩特少校加入賽姆小組的時候是個小萌新,雖然是個對自己充滿信心的學霸,但沒有太多實踐,導致在紮伊爾第一次直面傳染病慘狀的時候崩潰,要不是病毒當時還不能空氣傳播,他就會害死自己(劃重點:就算受過專業訓練的軍人兼防疫人員也會恐慌崩潰,但隻要人還知道害怕就不是壞事,最怕無知無畏)。

          之後他一步步成長起來,克服瞭自己的恐懼,從一個緊張的、循規蹈矩的新人,成為一個可靠的、會反抗的戰士,在尋找抗體、保護賽姆上起瞭巨大的作用。他跟著賽姆上天入海,性命幾次危在旦夕,作為一個新人,一個軍人,一個曾經被病毒嚇壞的人,他本可以不那麼做,但是他做瞭,他就是我們所說的挺身而出的凡人。

          如果我們做不瞭賽姆那樣的英雄,我們可以選擇做薩特那樣的凡人。即使我們曾經是比利將軍那樣的人,隻要我們自己沒有放棄人性中的掙紮,看得到別人的苦痛,我們依然有機會更正自己的錯誤,最可怕的就是麥克林將軍那樣的人,想都不想就會去按下那枚按鈕。

          在影片的開頭,有諾貝爾得主喬什瓦·李德伯格的一段話:“人類統治地球的最大威脅來自病毒。”然而歸根結底,這威脅來自於人類自己。因為人類,本就不應該妄想統治一切。

          我們當然希望病毒永遠不要來,作為大自然的一份子,人類本該恪守邊界,保持敬畏。這敬畏要我們時刻警醒、做好準備、吸取教訓、加強防疫水平。如果像今天一樣它真的來瞭,我們也要去正面迎戰,克服恐慌,做力所能及之事。縱使已經錯失瞭先機,也不要放棄希望。